3.27[在线研讨会]LED照明品质分析与应用

雷士照明控制权困局:民企的“阿喀琉斯之踵”

探索黑科技
关注

融资难是民营企业普遍面临的共性问题。一些知名民营企业艰难获取融资后,在与资本方合作过程中屡屡发生冲突,甚至双方因争夺控制权而激烈博弈,由此深陷“企业控制权困局”:企业创始人遭遇资本方“越位反杀”,不仅企业控制权旁落,创业团队被扫地出门,甚至还惹来牢狱之灾。前者以万科创始人王石深陷股权之争、俏江南创始人张兰被资本方扫地出门为代表,后者以近年轰动全国的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案为典型案例。

本该为实体经济“输血”的资本,何以能“喧宾夺主”,觊觎甚至夺取企业控制权?民营企业在股权结构上存在的“阿喀琉斯之踵”,何时药到病除?经济纠纷和经济犯罪的界限该如何把握,民营企业的产权保护该如何落实?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就此展开调查。

创业融资:雪中送炭还是引狼入室

一家有望跻身“世界级企业”的民营企业,为何迅猛上升势头戛然而止?一代创业“枭雄”的陨落,隐藏着哪些难以言说的体制性伤痛?

广东雷士照明,曾被誉为“中国制造”的创业传奇。1998年,吴长江辞职下海,创立雷士照明有限公司。谁能料到,这家当初毫不起眼的私人小作坊,短时间内爆炸式发展,2005年成为国内照明行业的老大,2010年在香港主板上市,拥有四大制造基地和两大研发中心,建立38家运营中心、近4000家品牌专卖店,还在40多个国家和地区设立经营机构。鼎盛时期,雷士照明进入全球照明行业前五名,当时吴长江制定了雷士照明成为行业排名全球前三的“世界级企业”发展蓝图。

但这张蓝图至今束之高阁,梦想成真似乎遥遥无期。目前,吴长江不仅彻底失去对雷士照明的控制权,创业团队被扫地出门,而且他还被追究刑事责任。有人认为,吴长江创立雷士照明,成也融资,败也融资。

吴长江掌舵的雷士照明,前后经历6轮融资。早在创业初期,这家雄心勃勃的企业就暴露民营企业的软肋——资金短缺:因为要支付另两位股东1.6亿元现金的股权变现费,雷士照明几乎陷入绝境,吴长江回忆说,“当时公司账面上只有几十万元。我被迫四处找钱,甚至拆借过5分利的高利贷。那段时间,我晚上天天做噩梦,但白天还要装作若无其事。”第一轮融资,就是在这种情形下完成的。亚盛投资的毛区健丽联合其他几位投资者,2006年6月向雷士照明投入994万美元,获取雷士照明30%的股权。

吴长江一直把第一轮融资称作“雪中送炭”,但接下来的一系列融资资本运作,却让他不知不觉丧失企业控制权,乃至酿成大祸。

当时,经过数轮融资,日本软银赛富、美国高盛投资、法国施耐德电气等国际资本大鳄,陆续成为雷士照明大股东,2008年,软银赛富取代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,成为雷士照明第一大股东。

令人担忧的是,国际资本入主“中国制造”知名企业,并不仅仅是为了“逐利”。雷士照明创业团队一位核心高管说,国际资本深度介入、干预企业经营管理,成为资方与创业团队矛盾爆发的焦点。2011年,施耐德提名其工作人员出任雷士照明副总裁,分管核心业务商业照明工程及项目审批,并试图利用雷士照明的销售渠道为施耐德产品服务,这引起了创业团队的高度警觉和不安。

各路资本“围猎”

企业创始人遭“反杀”

在某种意义上,民营经济的发展史,其实是民营企业的融资史。然而,持续不断的市场融资,却让雷士照明在获得宝贵资金注入的同时,危机四伏甚至暗藏杀机:创始人吴长江两次被资本方驱逐,最后身陷囹圄。

第一次驱逐发生在2012年。

当年,雷士照明创业团队与国际资方的矛盾爆发,由于双方在公司董事会各自控制的席位存在较大差距,较量刚刚开始,就胜负已定。吴长江很快被迫辞去一切职务,软银赛富派人出任雷士照明董事长,法国施耐德派人出任CEO。

面对资本方的凌厉攻势,以创始人吴长江为首的创业团队展开“绝地反击”。2012年7月13日,雷士照明的经销商罢工正式开始,愈演愈烈,直至8月10日,雷士照明核心供应商停止向雷士照明供货。这期间,雷士照明董事会对吴长江是否回归的审议一直没有结果。之后,雷士照明多名高管离职,董事会依旧不同意吴长江回归,但是“施耐德系”两名高管辞职,算是对经销商的妥协。

这次雷士照明“大地震”,持续了整整一年。吴长江在2013年6月21日举行的股东大会上当选执行董事。这意味着,历经一年,吴长江正式重返雷士董事会。然而,他此时已经失去了对雷士照明的控制权。

0

下载OFweek,高科技全行业资讯一手掌握

3.22欧司朗与安富利舞台照明研讨会广州站

评论

(共0条评论

评论长度不能少于6个字

暂无评论

今日看点

3.8欧司朗创新高峰论坛暨展示会杭州站
还不是OFweek会员,马上注册
打开